楚澈

懒癌晚期 乙腐通吃注意避雷
一切爱与萌都属于他们
一切ooc都属于我

【梦间集/男神x你】分别时刻



-大概是各自奔赴大学前的告别

◇屠龙刀
你们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并肩走在陌生的城市里,你抬头望向天空,心里感叹着这就是未来四年生活的城市啊。
“东西都准备好了吗?”屠龙偏头看着你,一句询问将你万千思绪扯回。
“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你们大学所在的地方相隔甚远,但他报名的时间整整比你晚了一周,在他的坚持下和你一起订了两张车票陪你到了学校,而今天就是他返程的日子。
或许是故意放慢了步伐,从学校到车站,十分钟的车程硬生生被你们走了两个小时,在你看到站牌标志的那一瞬间,眼睛有些泛酸。
你们最终停在了候车室的门口,他侧过头默不做声,却将你的闷闷不乐都看进了眼底。最终轻叹口气两步绕到你身前,拍拍你的肩膀。
“就送到这里吧,我走了。”
甚至没给你回答的机会,他收回手转身快步向检票处走去,看着他的背影,步伐稳重右手举过肩头挥了两下,算是告别。
你深知他不善言辞,也从未指望从他口中听到什么缠绵悱恻的情话。低下头咬住嘴唇视线被泪水模糊,恍然间抬起头却发现他拿出车票的手收了回去,转而转身毫不犹豫向你跑过来。
猝不及防间你被他拥入怀里,手臂将你死死扣住,你攥紧他的衣角将下巴搁在他肩上。

“你记住,在这里有什么不开心都要和我说。”
“嗯。”
“要好好学习,不要再像从前一样贪玩了。”
“嗯。”
“这次我是真的走了。”
这样说着,他非但没有放开你,反而将你搂的更紧。

“我走了,还会回来看你的。”
“好。”
你笑出声,眼里还噙着泪水。


◇孤剑
“孤剑你在干什么啊,火车快要晚点啦。”你大大咧咧的扯着行李箱,拽着他奔向火车站。
“分明是你自己贪睡。”他加快步伐走到你身侧,将你手上的大巴小包接了过去。
幸运的是一路上意料之外的畅通,到达的时间比预计还早了十分钟,你看着车站前的时刻表擦擦额头的汗松口气。
你在候车室找了个位置坐下,孤剑坐在你旁边细心帮你整理着包里散乱的生活用品。伸手从他口袋里拿出他的车票和自己的摆在一起,你拿着两张票在眼前晃了晃,同样的起点,不同的目的地,相隔不远却也说不上近。
“好了,走吧。”他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再黑屏放回包里。
走了一路,你们也沉默了一路。就算是平日里有些话痨的你,此刻也找不到合适的话题。直到你走上车接过他递给你的行李,想要说句告别的话,抬头对上他认真的目光愣了神,见你支支吾吾半天也说不出话,他伸手揉了揉你的发顶。
“平日里说的再多,也未见你听的进去,分开以后可要照顾好自己。”放柔了语气,他海蓝色的眸子里分明充满着不舍。
你说不出话,拿着他递给你的东西匆匆上了车,独自将行李塞到床底,安置好手头的东西后才舒口气坐下来,不经意瞥过车窗,发现孤剑还站在那里。
对上你的视线,他冲你挥挥手。
你心头一酸,还是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向前倾斜着身子,你将额头抵在透明车窗上。见他神色迟疑片刻,神色凝重,嘴唇一张一合说着什么,密闭的车窗将外界的声音隔离开,头顶广播却传来列车启动的通知。
至于他说的话,你一个字也没听清。
发动机嗡嗡转动运行,列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前行驶,他的身影渐渐淡出你的视线。列车开过很远,你都保持着那个姿势失魂落魄的靠在窗边,目光还一刻不离的盯着窗外的那个位置。
过了很久包里手机短信的提示音响起,你才压下心头失落去翻找手机。
按亮屏幕打开短信界面,再关上放到一旁,嘴角不自觉上挑。短短一行字,你愣是盯了好几分钟。

“我方才说的是,如果你以后夜里再做噩梦就打电话给我,无论几点,我都不会关机。”


◇紫薇软剑
“嗯,好的,没关系,不能来就算了吧。”你克制住心里的失落不让其溢于言表。今天是你离开的日子,原本约好送你去车站,却临时一通电话打来告知你他今天有急事。
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传来陌生人谈话的声音,你撇了撇嘴,内心不断猜测他在哪里,是因为什么事水了自己。
“你一个人的话,可以吗?”
听到这样的话平日里一向冷静你竟然有些气恼,明知道对方只是出于关心才提出这样的疑问,内心的委屈和难过像溃堤的水一样涌出,你狠狠抓起自己的行李飞快向入站口跑去。
对着电话泄愤一般加大音量,“有什么不可以,我一个人那么久早就习惯了。”
在路人吃惊的目光中,你一只手就将比自己还高的行李一件件搬上车,大气都没喘一口,你却丝毫不在意,注意力全然放在电话那头。
“你忙你的吧。”你拿着手中的票对着号码寻找位置,难过与不舍的情绪在心头乱窜,快要将你压的喘不过气,终于你鼻尖泛酸,对着电话嘟嘟囔囔了几句。
“最讨厌你了!”
说完便毫不犹豫将电话挂断,用袖口抹抹眼角泛出的泪水,缓步向座位走去。
意料之外的,他就站在你的座位旁,手里捏着一张车票。柔顺的长发被麻利的束在脑后,紫色的眸子里满是笑意。
“你……你怎么在这里啊……”你看着他的车票,多少猜到了对方的用意,却因为刚刚的一番话拉不下脸来明知故问。
他接过你的行李一件件放好,转过头有些无奈的看着你,“都说今天有急事了,我的女朋友怎么这么心急啊。”
你低下头,红着脸说不出话。
“听说你最讨厌我了?”见你不答,他也不再逼问,上前两步把你拉进怀里,嘴唇抵在你耳侧,声音难得少了平日里那一份冷硬。
“可是我最喜欢你了。”





【王者荣耀/男神x你】为什么我的男朋友这么撩

◇韩信
等韩信悠悠转醒的时候,阳光已经从窗檐满射到床脚,他慢慢悠悠从床上支起身看了眼身旁还在熟睡的你。
其实在他第一下吻你的时候你就已经醒了,你感觉到轻柔的吻一下下落在你的眉梢,眼睑,最后再到唇边。
或许是你实在受不住这甜蜜的攻势,终于勾起嘴角缓缓睁开眼,呼吸间空气中都弥漫着醉人的香气。而韩信单手撑着床沿,眼角上挑舒缓眸间湿漉睡意,一头红发散乱批在肩上,他俯下身,柔顺的发梢扫过你的眼睑,再凑近你的耳边启唇,声线带着还未睡醒的低哑磁性。

“闭上眼睛,我要吻你了。”


◇赵云
总是吵着想要和他出去旅游的你终于在一个不长的假期里实现了心愿。你自信满满的拉着赵云在山脚下眺望扬言分分钟爬上去,可事实确是还没到半山腰你就气喘吁吁的扯着他的衣角让他走慢一点。
“不行了不行了,我们下次再来征服这座山吧。”你一边这么说着一边被他拖着往山顶走。清晨朝阳亮橙色的光柔和打在他身上,山间徐徐吹过的风将他的一缕额发扬起又拍落,他海蓝色的瞳孔里噙满笑意。
“要来爬山的人可是你,走不动我背你?”
最终你还是被他半推半就带上了山顶,你站在他身旁望向远处。蜿蜒而至的江水一路向前,翻滚着在山间流淌,没有建筑物的遮挡,你闭上眼张开双臂想要拥抱四处逃窜的风。
“真是太美了,幸好坚持爬上来了。”
他侧过脸,目光柔和,视线落在你身上一刻也不曾移开,嘴角不自觉勾起一个不易察觉弧度,最终放轻声音缓缓开口。
“嗯,太美了。”


◇诸葛亮
这是你们开始交往的第一个星期,可在你看来你们的相处模式与在一起之前并没有发生什么改变,就比如说现在。
你趁着周末约了他出来逛逛街,你们并肩走在街道的一边,可中间却还隔着一个人的距离,没有肢体触碰就连讲话也无从开口,你尴尬的垂下头,自然也就不知道他正侧头看着心不在焉的你。
街上人来来往往,恩爱的情侣参杂其中,抬眸便能看见他们手牵手三三两两从自己身边经过。内心挣扎一番过后,你攥紧衣角涨红了脸朝诸葛亮身边凑了凑。
“虽然我们才在一起没几天,但总该做些情侣做的事情吧?比如说这样——”你说的十分没底气,垂眸不去看他的表情,伸出手勾住他的食指。他却突然驻足,在你心跳漏了一拍的时候抓紧你的手和你十指相扣,俯身亲吻你的额头。
“夫人,是像这样。”

——————

不知道有没有人喜欢,放出来试试水。
有人喜欢就继续写,评论区可以点人。
想要评论!

【阴阳师/男神x你】多年以后

—深夜更文,新年第一篇文,祝大家吃的开心哦

    

    

◇一目连

   “我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觉得她很特别,和所有人都不同。很奇怪吧,明明和大多数女孩子一样,喜欢可爱的事物,毛绒绒的玩偶,忍不住依靠身边重要的人,看到蟑螂还会大叫。”夕阳倚山,赤色的光芒如同野火蔓延天地,他浅色的眼眸如此明亮,如同出口的每个字,都带着太阳的火焰,光华灼灼,亘古不息。

   “但是当她注视着我的时候,我就想让她的眼中只看得到我一个人,她让我明白,有些人只用一眼便定了一生。所以说,如果她能够把深夜里哭诉的对象从床边的玩偶换成我的话,我会更开心哦。”

   

   

◇大天狗

   “性格吗。”他低着头摆弄着手中的玻璃杯,晃动着手腕将杯内的液体摇匀后轻抿一口,重新把杯子放回桌上,单手撑着头侧过脸目光落在窗檐上,沉默了好久才缓缓开口:“很容易满足,大多数时候一个拥抱或者一句问候便能让她傻笑好久,但做事时又是另一个样子,认真的模样会让人移不开视线。”指尖沿着杯口划过,漫不经心的语气也掩藏不住眼眸中的光亮,一字一语又如同清风拂过心坎,“是个能够和我并肩而行的人。”

   

   

◇茨木

   “做起事来犹豫不决,喜欢胡思乱想,明明是个什么都不会的人类女孩,还总喜欢做什么事都冲在吾前面。自从遇到她以后,生活就完全被打乱了,是啊,总像块牛皮糖一样缠着吾,不会这辈子都摆脱不了了吧?”茨木眨眨眼睛,似笑非笑,抬手撩开散乱的额发,暮色中的风将略长的头发扬起一缕,又垂落回去,“那就这辈子都像这样继续相互纠缠吧,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都由本大爷来陪她度过。”

  


【阴阳师/男神x你】Merry Christmas

   

   

◇晴明

   “还不起来吗。”夕阳的余晖从窗缝透过,洒满一地。晴明坐在你的床头,单手撑着头,一头银色的长发随意披散在肩上,身上穿着一生十分正式的狩衣,蓝白色绸缎交织而成的飞鹤在袖摆处栩栩如生。

   看着你慢悠悠地从床上坐起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他拿过放在床头的木梳认真的帮你梳理好头发,用一根红色的绸带简单的束在脑后。

   你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好,跑到玄关处换鞋,看见他已经靠在门口等你了。

   “所以说,今天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你一脸疑惑。

   “忘记了吗?”他淡淡的看着你,两步走到你身前,取下挂在木架上的围巾为你戴上,细心的将围巾下摆塞进外套中,而后弯下腰帮你打理好衣服上的褶皱。

   “今天可是夫人期待了好久的平安夜啊,不是一直和我说想要一起去逛逛吗?”

   你的睡意瞬间被冲淡,兴奋的一把抓过随身带着的包,一脸期待的看着他,示意你准备好了。

   “那我们走吧,夫人。”他嘴角上扬,牵起你的手轻柔落下一个吻。

   

   

◇源博雅

   “你是说,圣诞节的礼物?”源博雅愣愣的看着你,别过脸尴尬的挠了挠脑袋,有些心虚地说:“圣诞节…不是明天吗?”

   “你不如直接告诉我你没想起给我准备礼物呢哼!”你瞪了他一眼,把自己提前一周准备好的礼物一把塞进他怀里,有些生气地准备转身离开。

   他手臂一伸将你搂入怀中,屈起指节轻敲了下你的额头,“这就生气了?”随后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了一个包装精致的小盒子。

   你在被他搂住的瞬间气就已经消了一大半,伸手将礼物抢过来抱在胸前,额头抵在他的胸口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真的生气了?”他微微弯下腰,突然将脸凑近,与你的视线保持齐平。

   “那我把自己送给你,好吗?”他用手指了指自己,表示似笑非笑,语气却又十分认真。

   “说什么傻话,你本来就是我的。”

   

   

◇鬼使黑

   “抱歉,今天晚上工作真的特别多,可能不能赶回来陪你了。”耳边通讯符咒中传出他熟悉的声音。   

   你心情低落到了极点,却还是强颜欢笑说着自己一个人也很开心之类的话,通讯断掉的瞬间你无力地瘫倒在床上,扯过身旁的被子盖住自己的头。

   “又是一个人啊…。”你闭上眼,忍住不去想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灯火通明的街道。

   “不会是哭了吧?”

   你从床上猛然坐起,环顾四周试图寻找声音的来源。

   “在这里。”鬼使黑坐在窗檐上,向你挥了挥手,笑意在眼里漾开。

   “不是工作很忙吗,怎么又有时间了?”你一脸惊讶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什么都没有你重要的。”他扣开窗户进来,走到你身边摸了摸你的额发,又隔着手背亲吻你的额头。你听见自己的少女心砰的一声炸开。

   “平安夜快乐。”

   

——————

最近三次的事情真的超多,高三又频繁考试,给等文的姑娘们说声对不起x

以后也许不能保证更新时间,但还是会尽力抽时间写写,谢谢还没有放弃我的各位w

   

   

   


【阴阳师/女神x你】在生病时候照顾你

—这样的女孩子请给我来一打

    

   

◇青行灯

   “怎么样,还难受吗?”青行灯低下头凑近你的耳畔,伸手覆上你的额头,发现温度还是高的吓人。

   你烧的意识开始涣散,听到她熟悉的声音只能下意识一个劲点头,还不忘攥紧了她的手。不知道是不是看在你生病的份上,她也就任由着你拉着不放。

   她小心翼翼地将你扶起身,用银匙舀起床头刚刚熬好的药凑到你嘴边,犹豫片刻又收回手轻轻吹了两下才喂给你,一勺一勺直到盛药的碗见了底。

   你费力的睁开眼,看见她对你笑了笑示意你好好休息,你点点头还没来得及重新闭上眼,就感觉到她的手就抚上了你的脸颊,动作轻柔仿佛生怕打扰到你,在你胡思乱想间只是用拇指将你残留在嘴角的药渍抹去。

   你觉得脸上的温度更高了一点。

   “快点好起来吧。”

   

   

◇雪女

   “人类的身体都是这般弱不禁风吗?”雪女正抱着手臂站在床边数落着你,“提醒过你出门加衣服怎么还是不听。”

   对于她那些心不对口的话你早已有了免疫力,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本领练的炉火纯青,不管怎么样,她刚知道你生病就和晴明大人请了假离队赶回来照顾你,这一点就让你在内心暗喜,生病的痛苦也减弱了几分。

   虽然嘴上尽是数落的话,但她还是不忘给你再搭上一床棉被,为你接了一杯热水放在床头。你偷偷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发现她正对着你坐在床边,单手撑着脑袋眉眼没入阴影里,目光不偏不倚地落在你身上,嘴角却微微上扬。

   你见势将身体往床里面挪了一些,留出一个刚刚足够躺下一个人的空间,一脸期待的看着她。

   良久的眼神对峙过后,她叹口气还是起身躺在了你的身边。就算是透过被子也能感受到她身体的温度,还真是一个和在外截然相反的人呢。你这样想着,装作不经意的样子碰了下她的手,再轻轻勾住她的手指。

   “看在你生病的份上,只有这一次。”

   

   

◇妖刀姬

   在你强硬的要求下,她这次进山里寻找线索的任务带上了你,因为没有什么危险,你全然是把它当作一次郊游性质的旅行。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你长期不经锻炼的体质,在冷空气的侵袭和不间断的走了几十里路后居然有了体温上升的趋势。

   “好难受……”你将头靠在她的肩上,整个人都瘫在她的怀里。感受着隔着衣料传来淡淡的体温,披散的黑发近在眼前,却朦朦胧胧看不真切。

   她依旧不言不语只是用手环绕过你的背轻轻拍了两下,指尖接触到你皮肤的那一瞬间才发现你的体温高的异常。

   扶着让你靠着一棵树坐下,她起身向不远处的水源跑去,等她回来时你脑袋已经变得昏昏沉沉。

   “躺下。”妖刀姬扶着你的脑袋,让你以枕膝的姿势躺在了她的腿上,把刚刚才接好的水倒了一些在毛巾上,撩开你的额发将透着凉意的毛巾盖了上去。

   瞬间清凉的触感让你稍微回神,你抬眼看了看四周,阳光透过稀疏的枝叶在地上斑驳成影,午后的空气中漂浮着无数浮沉,潮湿的空气中混杂着泥土与阳光的气息,你恍惚的认为这只不过是某个再平常不过的午后。

   你们的身影被斜射而下的阳光所笼罩,你翻了个身,懒洋洋的看着她被风撩起的长发,忍不住伸出手抓住一缕,放在胸口的位置。

   感受着阳光和她的温度,你嘴角挂着笑容,沉沉的睡了过去。

   “午安。”

    

—————

想摸个一目连大人的小段子

最近觉得酒吞也好可爱x

小天使们点的式神比较多,一次性写不完(默默嫌弃自己的低产……。不过这里都记着的,想到合适的梗一定会补上!!鞠躬

   


【阴阳师/男神x你】与你共度的每个清晨

—写得自己开始犯困

    

    

 ◇鬼使黑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沿着远处的山峦漫射,光影交界的轮廓从窗台缓缓移到床脚。

   你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即是鬼使黑的睡颜,即使是在梦里,你也从未如此近距离的观察过他。你支起身子向他怀里凑近了一些,垂落的发梢扫过他的脸颊,他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嘴唇轻启,呼吸间带出的气息甚至让你觉得自己还在梦里。

   片刻的不真实驱使着你伸出手,为了不将他吵醒小心翼翼地将手掌覆上他的眼睑,睫毛划过时柔软的触感如同一股电流蹿过你的心,你不自觉的露出了一个柔和的笑容。

   阳光早已洒满了房间的每个角落,被子上被烘烤过后的气息让你觉得心安,你深吸一口气,他熟悉的气息混杂着窗外醉人的花香萦绕在鼻尖。你再次靠着他躺回了床上,额头抵着他的胸口,在他怀里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后缓缓合上眼。

   如果这是一个梦的话,就永远不要醒过来好了。

  

  

◇荒川之主

   因为最近沉迷于恐怖小说,你夜里总是睡得很不安稳,总觉得一闭上眼身旁就有东西出现。又一次,你在半梦半醒之间感觉天快亮了,挣扎着睁开眼,发现荒川正倚在床的另一边,手上拿着一本书,窗外透入的点点星光不算明亮,倒也足够支撑起书上密密麻麻文字的阅读。

   “你醒了?”他似乎是听到了身旁的动静,将手上的书倒扣在一旁,转过头看向你。

   “恩,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身旁熟悉的气息让你那些前一秒还萦绕在脑海中的恐惧尽数消散。

   “没多久,再睡一会儿吧。”他细心的掖好你的被角,语气温柔。

   你闻言正准备闭上眼,又想是想起了什么一样,从被子里探出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衣角,他看着你的小动作无奈的笑笑,下一秒你的手便被他的扣住,十指交合的暖意从手掌蔓延到全身。

   “恩,再睡一会儿吧。”

   

   

◇茨木童子

   窗外的雨已经连续下了一周。

   湿润的风混杂着泥土的气息顺着窗缝吹进屋内,拉开一半的窗帘也被风吹的扬扬落落。

   已经是入夏的天气,清晨空气中却仍残留着几分凉意,你伸手将衣服扯进被子,在棉被支起的空间内换好了衣服,下床走出卧室。

   “起来了?”茨木闻声抬眼看了看你,将手上乘着还冒着热气的煎蛋的盘子放在餐桌上。

   你没有说话,因为家里只有你们两个人的缘故,平日里吃饭你们一向是相对而坐,而这一次你却径直朝他身边的位置走去。

   你将头轻轻搭在他的肩上,双手合拢环抱住他的腰。难得这一次他没有催促你吃早饭,而是顺势扣住你的手,随即就皱起了眉头。

   “手怎么这么冷?”他微微侧过身,低下头对上你的视线。

   你轻轻摇了摇头,看见他眼神里流露出的无奈,他将自己温热的手掌覆在你的手上,直到你的双手都被捂得温暖起来。

   窗外不间断的雨声和手掌上传来的温暖让你放松着神经,直到你有了点点倦意,便一直靠在他的肩头,目光注视着窗外断了线的雨,放轻声音对他说:“就这样呆一会吧。”

   他没有回答而是用手搭上你的肩膀,让你不用那么费力的靠着他。你心满意足的笑了笑,便闭上了双眼,迷迷糊糊间你觉得嘴唇上有轻柔的触感。

   恩,太温暖了。

    

——END——

 

下一周会放女神x你,不吃的请自动避雷嗷!

   


【阴阳师/男神x你】今天的画风不太对

   

—逗逼ooc

 

◇晴明

   为什么别人家的女朋友被撩之后都是面红耳赤心跳加速一脸娇羞,而她居然一把把我按在床上还扬言要上我。

           ──《说着就动手脱起了我的衣服》

  

  

◇大天狗

   抓着吾的翅膀告诉吾她想上天。

           ──《想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

  

  

◇源博雅

   生气的时候可以单手折断我的弓。

           ──《我躲在角落瑟瑟发抖》

 

 

◇鬼使黑

突然抓住我的手

“走,今天哥带你找乐子去。”

然后跟着她逛完了48条街上的107家饰品店。

           ──《我已经差不多是个废人了》

  

  

◇酒吞

喝醉了之后挑着我的下巴

 “这妞不错,晚上跟爷走。”

           ──《我顶着黑眼圈听她对着床头的灯聊了一夜人生》

  

  

◇妖狐

一本正经的问她和小生谁更帅

质疑小生颜值这种事就不能忍了

         ──《事后含泪跪了三天搓衣板》

   

—————

有妹子留言说想看灯姐的,这里问问除了灯灯还有想看的吗?



   


【阴阳师/男神x你】那些你不知道的事

—又单身了一年

  

  

◇晴明

   在你眼里的晴明,一直是一个格外温柔的人。可你又觉得,他对所有人都是同样的好,似乎作为女朋友的你,并没有不同于其他人的地方。

   可你并不知道,作为一个没有回忆的人,他把为数不多的信任都交付给了你。

   在你每次独自外出时,他会偷偷在你身上施下结界法术,或者是让式神跟在身后保护你,但当你回到家里时,他却只会淡淡的说一句,回来了啊。你不知道自己睡觉时特别不老实,他每天夜里都会起身重新为你掖好被角,再万般怜爱的亲吻你的额头,语气温柔的对你说上一句晚安。你随口说出的一句话他会在心里记很久,有时你不经意间说了想要的东西,他都会绕着圈子送给你,也许你早已忘记自己当初说过的话。

   因为他总是希望你所有的愿望,都能得尝所愿。不同于你想象中的那样,他习惯于默默地为你做些什么,所以就算是那些被你称之为惊喜的事情,其实都是他的刻意而为之。

   爱的方式千差万别,他不用这样的方式爱你,并不等于他不爱你。他习惯于用自己的方式表达对你的爱意,可你并不知情。

   对他而言,你那么重,又那么轻,一直压在他的心上。

   

   

◇大天狗

   你时常会想被一个人喜欢着是什么感觉,后来你渐渐得到了答案。

   他知道你是一个格外敏感的人,所以他总是会细心的照顾好你的小情绪。不同于外在的冷漠,他对你有着强烈的占有欲,每次看见你和除他以外的异性说话,他都会默不作声的皱下眉,再用各种理由将你带走。他喜欢和你独处的时光,所以他忙碌的生活中那些剩余的空闲时间,总是全部留给了你。

   他知道你最喜欢的水果是苹果,最喜欢的花是樱花,喜欢吃甜不爱吃辣。

   他一直想要带你去的地方是他的家乡,想要在那棵最繁茂的樱树下对你讲一夜的情话。他最喜欢你的样子是靠在他怀里睡着时的样子,那个时候他就会轻轻在你耳边对你说爱你,耳尖微微发红的搂住你。

   他最想要对你说的话,是叫你永远不要离开他。

    

    

◇酒吞

   他一度认为自己单调乏味的生活中,只剩下了两件事,那便是酒与你。

   酒吞自知不是一个温柔的人,但他在面对你时,也尽量展现出自己柔和的一面,虽然你每次都会毫不在意的把这种东西当成男友力。你在他眼里是那么特别,和所有人都不同,所以平日里素来不拘小节的他有时也会沾染上患得患失的情绪,他不知道你们的爱情是不是会和别人的一样,殊途同归,走上同一个结局。

   作为一个难以表达自己的人,他从没对你说过爱这类的词语,即使你知道这类话语永远也不可能从他嘴里听到,比起那些烂俗煽情的话语,他更倾向于直接将你搂入怀中。很多时候在他看来,你们之间的关系,只需要两只酒杯和一个拥抱就已经足够了。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有多爱你。

   就像他知道喝酒只喝七分醉,余生却要全部有你,才足够充实。

  

————

   今天收了好多棒棒糖,吃的牙疼。


【阴阳师/男神x你】原来你是这样的学霸

   

—校园AU

—快一统了,私心给自己攒个人品

   

   

◇晴明

   你愣愣的看着手里满是错误标注的试卷以及正上方刚刚及格的分数,突然感觉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转过身发现晴明正一脸笑意的看着你。

   “没考好?”他伸手抽走了你手中的试卷,在你旁边的位置坐下,低下头仔细看了起来。

   “恩……要不你给我讲讲吧!”你眼前一亮,朝他身边靠了靠。

   怎么就突然忘了自己的男朋友是个学霸?

  “好啊,不过…”他闻言放下手中的试卷,抬起头将目光投向你,拖长了语气做出一副思索的样子,最后用指尖轻点了下自己的嘴唇。

  

   “那就一道题换一个吻。”

   

   

   

◇大天狗

  你成功刷完了最后一道数学题,一脸疲惫的抬起头揉了揉眼睛,还没来得及喝上一口水,身旁的人就在你刚刚写完的试卷上涂涂改改起来,最后将改正过后的试卷重新放回你的桌上。

   “红笔圈出来的题,再做一遍。”

   “明天再写行不行…”你装作无力的样子瘫倒在他的怀里,贴着他的胸口像猫一样蹭了两下。

   “不可以。”大天狗似乎是早就知道你会来这一套,想也没想就拒绝了。

   你闻言极不情愿的想要直起身子继续写题,却不料在起身的瞬间又被他一把按回怀里,大天狗安慰似的在你额头上落下一个吻。

   “乖,不好好学习,还怎么和我考一个大学?”

   

      

   

◇妖狐

   你因为考试又是组上最低分,被惩罚独自打扫一天的卫生,你抬头看了看教室内的挂钟,已经是一点整了,偌大的教室里只剩下你一个人,你叹口气将扫把放回了原处,也不准备去食堂或者是回寝室了,就直接在座位上分析起这次的考试卷子。

   教室里安静极了,只有风翻动书页的飒飒声,你专注于眼前的事以至于没有注意到偷偷从后面溜进来的人。

   “又是最低分?”

   你循着声音转过身,看见妖狐倚在门框上,一脸悠闲的看着你。

   你淡淡撇了他一眼便转了回来,低下头继续做起了自己的事,并没有在意他的嘲讽。

   “生气了?”他走了过来,在你前面的座位上坐下,从怀里掏出一个饭盒,推到你面前,脸上露出讨好的笑容。

   “那能不能看在小生给你打饭的份上原谅小生呢?”

      

      

      

◇荒川之主

 

   他在你放学五分钟之前就把车停在了你学校门口,准备开车接你回家,远远的就见你一脸失落的走到车前,一言不发的将车门打开坐了进去。

   他不用猜就知道你又考差了,没有多余的询问只是像往常那样有一句没一句的问你今天在学校干了什么,晚饭想吃什么之类的话。

   你失魂落魄的望着车窗外,有气无力的回答着他的问题。听着车里正放着沉闷的大提琴曲,叹口气将头靠在背椅上闭上眼睛。

   突然间车里的音乐停止了,你下意识睁开眼,看见他关掉了播放器,用余光撇了撇你,眼神中充满着无奈,语气却万分宠溺。

   “考差了也没关系,有我养你。”

   

   

   

◇判官

   你捏着手中的成绩单,一脸低落的从老师办公室出来,慢悠悠的向教室方向走去,被老师冷言冷语嘲讽了将近一个小时,你回到座位上就向判官抱怨了起来,没想到自家男朋友不但不安慰你,还冷着脸开始对你说教。

   尽管他的措辞已经相当委婉与柔和,但你此刻的心情已是低落到了极点,听了没两句就委屈的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

   他没想到只是两句象征性的话就把你弄哭,一时间不知所措起来,只有一边拍着你的背帮你顺气一边着急的向你道歉。

   最后你终于冷静下来,却抬起头别过脸赌气似的不去看他,他沉默着用早就准备好的纸巾轻柔的擦拭着你脸上的泪痕,最后闷闷的开口。

   “以后你的理科,我教。”

   

   

◇鬼使黑

   又一次,你在考试之前开始昏天黑地的复习起来,连续一周的熬夜使你的脑袋变的昏昏沉沉,你在一节自习课上勉强打起精神继续看书复习,可还是抵挡不住强烈的倦意,不知不觉就枕着手臂睡着了。

   鬼使黑清楚你考试之前的作息规律,他没有将你叫醒,而是脱下自己的外套轻轻的搭在你的肩上,小心翼翼的从你桌上抽走了那本睡着前还在复习的笔记看了起来,为了不将你吵醒还细心的放轻了手上的动作。

   等你再次醒来时,自习室里的人已经走的七七八八了,你茫然的抬起头,发现鬼使黑正枕着手臂侧着脸看你,见你醒来他勾起嘴角对你扬起一个笑容,用手中的本子轻敲了下你的脑门。

   “我帮你把笔记重新整理了一遍,复习起来应该更快。”

   你正想说些感谢的话,却见他拿出手机按亮屏幕给你看,上面赫然是你刚刚侧着头呼呼大睡的模样,你尴尬的伸手想要抢过他的手机,他动作却快你一步将手收了回去。

   “做为谢礼,照片我就收下了。”

   

   

   

◇鬼使白

   又一次,你咬着笔头一脸愤恨的看着面前的数学试卷,在心里将试卷出题人的全家问候了个遍,抬眼看了看身旁的鬼使白,发现他正一只手撑着脸,目光毫不掩饰的落在你身上。

   你慌乱的移开视线,打消了想要找他问题的念头,准备独自与数学试卷奋战到底,拿起笔在草稿纸上演算了许久却得不出正确答案,正当你想要摔笔放弃的时候,突然有人抢过你手上的笔。

   你下意识抬起头,他的发梢轻轻扫过你的鼻尖。鬼使白俯下身,一只手从你的背后绕过,以一个近似于将你搂在怀里的姿势在草稿纸上圈出你刚刚写下的过程,说话时灼热的气息喷洒在你的脸上。


   “这里不对,明白了吗。”

   

   

   

◇源博雅

  “为什么还是不对,我已经算了第五遍了!”你看着自己写出来的答案欲哭无泪,身旁的博雅拿过你的本子看了眼过程,手指在某一处点了点。

   “这里,你从这一步开始再算算。”一道基础题给你反复讲了五次,他却没有一点不耐烦。

   你认命的低头,按照他说的重新算了起来,“怎么办,我的智商已经下线了。”你再次卡在了某一步,抬起头用求救的眼神看着他。

   “是啊,你这么笨…”他突然间凑近你,用拇指帮你抹掉不知道什么时候溅在脸颊上的墨水。

   “你说除了我还有谁愿意要你?”

——————

快来认领自家学霸,以后还敢不好好学习吗?

这一期写的比较赶,可能看着会奇怪…但我还是任劳任怨含辛茹苦英勇就义(…)把文写完了!

想要看什么梗也可以留言,这里除非是特别苦手的类型,一般都会采纳的哟。


【阴阳师/男神x你】告白过后他的反应

—我的少女心

◇ 晴明

   晴明手上拿着折扇,面无表情的听着你支支吾吾的说完告白的话,你涨红了脸不知道目光应该落在哪里,手指因为过度紧张而紧紧的攥着衣角。

   “说完了?”

   你大脑一片空白,已经在内心模拟了一千零一种被拒绝的方式,然而在下一秒他合拢扇子支在你的下巴上,将你的脸微微扬起,与他的目光齐平。

   晴明冰蓝色的瞳孔里满是笑意。

   “表个白就如此紧张,那之后的事情该怎么办呢,夫人?”

◇ 博雅

  “你是说…你…你喜欢…”博雅在听到你的告白后显得慌乱而不知所措。

   他摸了摸鼻尖侧过脸,你清楚的看到了他发红的耳尖,以及紧张的不知道该往哪里放的双手,就好像刚刚说出那些令人脸红心跳的话的人是他一样。

   当你还在内心吐槽着这个人好可爱的时候,就突然被他一把拥入怀中,你的脑袋贴在他的胸膛上,有力的心跳声清晰传入耳中。

   博雅下意识的收紧了环抱你的双手,在你耳边闷闷的出声。

  

   “我知道了。”

◇ 茨木

   在你流利的说出了练习了一周的告白之后,他只是沉默着用眼神将你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转身离开了。

   你留在原地委屈的低下头,眼眶微微发红,正当你想要独自离开的时候,茨木突然朝着你转过身。

 

   “愣在那里干什么,还不赶快跟过来。”

   

◇ 大天狗

   你满心期待的对着面前的神衹说出了那段每天在心底默念千万遍的话,心脏在胸膛中急促的跳动着,他的一举一动都能够轻而易举的拨动你的心。

   他听到后愣了片刻,嘴角勾起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而后轻轻牵起你的手。

   “姑娘可要对说过的话负责,那之后便是吾的人了。”

   说完温柔在你手背上印下一个吻。

◇ 鬼使黑

   “别着急,慢慢说。”鬼使黑有些好笑的看着你半天支支吾吾说不出一句话的样子,却还是一脸耐心的等着你开口。

   “我…我…其实…”

   正当你下定决心准备一鼓作气说出来的时候,他突然伸出手,将纤长的食指抵在你的嘴唇上,凑近你的耳畔缓缓开口,沙哑的声线让每一个音节都像是一滴糖浆缓缓滴落心底。

   “我也喜欢你。”

   

◇ 鬼使白

   喜欢鬼使白是你藏在心底最深的一个秘密,你每次见到他,已经到嘴边的话又被咽了回去。

   你害怕被拒绝,却又急于将这份感情说出口,你每天傍晚都会在他到地府的必经之路上等他很久,只为了远远看他一眼,最后把那句永远也说不出口的喜欢说给一旁的花花草草听。

   “我…我喜欢你啊…”又一次,你看着他的身影淡出视线,有些落寞的蹲下身子,用食指在一块石头上一笔一划的写出他的名字。

   “我知道。”

   熟悉的声音让你猛的滞住了呼吸,你当然认识这个声音,因为它早已在你的梦里出现过千千万万次。

   鬼使白不动声色的走到你面前,“姑娘在这里偷看了我两百零四十一天,每天都会自言自语说着同样的话。”

   藏在心底多年的秘密就这样被他毫无保留的揭穿,你涨红了脸,将头缩进手臂里,怎样也不敢抬起头来看他一眼。

   他看见你的动作,似是很无奈的叹了口气,蹲下身来用指节轻敲了下你的额头。

   “姑娘让我白等了这么久,要怎么补偿呢?”

————————

—想要看谁的可以留言哟,这里会采纳留言区的意见写下一波。

—这里剧情没有走完,可能会ooc

—小白的剧情是专门写给一位姑娘(doge)的

—恩,有人喜欢就继续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