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澈

懒癌晚期 乙腐通吃注意避雷
一切爱与萌都属于他们
一切ooc都属于我

【梦间集/男神x你】分别时刻



-大概是各自奔赴大学前的告别

◇屠龙刀
你们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并肩走在陌生的城市里,你抬头望向天空,心里感叹着这就是未来四年生活的城市啊。
“东西都准备好了吗?”屠龙偏头看着你,一句询问将你万千思绪扯回。
“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你们大学所在的地方相隔甚远,但他报名的时间整整比你晚了一周,在他的坚持下和你一起订了两张车票陪你到了学校,而今天就是他返程的日子。
或许是故意放慢了步伐,从学校到车站,十分钟的车程硬生生被你们走了两个小时,在你看到站牌标志的那一瞬间,眼睛有些泛酸。
你们最终停在了候车室的门口,他侧过头默不做声,却将你的闷闷不乐都看进了眼底。最终轻叹口气两步绕到你身前,拍拍你的肩膀。
“就送到这里吧,我走了。”
甚至没给你回答的机会,他收回手转身快步向检票处走去,看着他的背影,步伐稳重右手举过肩头挥了两下,算是告别。
你深知他不善言辞,也从未指望从他口中听到什么缠绵悱恻的情话。低下头咬住嘴唇视线被泪水模糊,恍然间抬起头却发现他拿出车票的手收了回去,转而转身毫不犹豫向你跑过来。
猝不及防间你被他拥入怀里,手臂将你死死扣住,你攥紧他的衣角将下巴搁在他肩上。

“你记住,在这里有什么不开心都要和我说。”
“嗯。”
“要好好学习,不要再像从前一样贪玩了。”
“嗯。”
“这次我是真的走了。”
这样说着,他非但没有放开你,反而将你搂的更紧。

“我走了,还会回来看你的。”
“好。”
你笑出声,眼里还噙着泪水。


◇孤剑
“孤剑你在干什么啊,火车快要晚点啦。”你大大咧咧的扯着行李箱,拽着他奔向火车站。
“分明是你自己贪睡。”他加快步伐走到你身侧,将你手上的大巴小包接了过去。
幸运的是一路上意料之外的畅通,到达的时间比预计还早了十分钟,你看着车站前的时刻表擦擦额头的汗松口气。
你在候车室找了个位置坐下,孤剑坐在你旁边细心帮你整理着包里散乱的生活用品。伸手从他口袋里拿出他的车票和自己的摆在一起,你拿着两张票在眼前晃了晃,同样的起点,不同的目的地,相隔不远却也说不上近。
“好了,走吧。”他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再黑屏放回包里。
走了一路,你们也沉默了一路。就算是平日里有些话痨的你,此刻也找不到合适的话题。直到你走上车接过他递给你的行李,想要说句告别的话,抬头对上他认真的目光愣了神,见你支支吾吾半天也说不出话,他伸手揉了揉你的发顶。
“平日里说的再多,也未见你听的进去,分开以后可要照顾好自己。”放柔了语气,他海蓝色的眸子里分明充满着不舍。
你说不出话,拿着他递给你的东西匆匆上了车,独自将行李塞到床底,安置好手头的东西后才舒口气坐下来,不经意瞥过车窗,发现孤剑还站在那里。
对上你的视线,他冲你挥挥手。
你心头一酸,还是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向前倾斜着身子,你将额头抵在透明车窗上。见他神色迟疑片刻,神色凝重,嘴唇一张一合说着什么,密闭的车窗将外界的声音隔离开,头顶广播却传来列车启动的通知。
至于他说的话,你一个字也没听清。
发动机嗡嗡转动运行,列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前行驶,他的身影渐渐淡出你的视线。列车开过很远,你都保持着那个姿势失魂落魄的靠在窗边,目光还一刻不离的盯着窗外的那个位置。
过了很久包里手机短信的提示音响起,你才压下心头失落去翻找手机。
按亮屏幕打开短信界面,再关上放到一旁,嘴角不自觉上挑。短短一行字,你愣是盯了好几分钟。

“我方才说的是,如果你以后夜里再做噩梦就打电话给我,无论几点,我都不会关机。”


◇紫薇软剑
“嗯,好的,没关系,不能来就算了吧。”你克制住心里的失落不让其溢于言表。今天是你离开的日子,原本约好送你去车站,却临时一通电话打来告知你他今天有急事。
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传来陌生人谈话的声音,你撇了撇嘴,内心不断猜测他在哪里,是因为什么事水了自己。
“你一个人的话,可以吗?”
听到这样的话平日里一向冷静你竟然有些气恼,明知道对方只是出于关心才提出这样的疑问,内心的委屈和难过像溃堤的水一样涌出,你狠狠抓起自己的行李飞快向入站口跑去。
对着电话泄愤一般加大音量,“有什么不可以,我一个人那么久早就习惯了。”
在路人吃惊的目光中,你一只手就将比自己还高的行李一件件搬上车,大气都没喘一口,你却丝毫不在意,注意力全然放在电话那头。
“你忙你的吧。”你拿着手中的票对着号码寻找位置,难过与不舍的情绪在心头乱窜,快要将你压的喘不过气,终于你鼻尖泛酸,对着电话嘟嘟囔囔了几句。
“最讨厌你了!”
说完便毫不犹豫将电话挂断,用袖口抹抹眼角泛出的泪水,缓步向座位走去。
意料之外的,他就站在你的座位旁,手里捏着一张车票。柔顺的长发被麻利的束在脑后,紫色的眸子里满是笑意。
“你……你怎么在这里啊……”你看着他的车票,多少猜到了对方的用意,却因为刚刚的一番话拉不下脸来明知故问。
他接过你的行李一件件放好,转过头有些无奈的看着你,“都说今天有急事了,我的女朋友怎么这么心急啊。”
你低下头,红着脸说不出话。
“听说你最讨厌我了?”见你不答,他也不再逼问,上前两步把你拉进怀里,嘴唇抵在你耳侧,声音难得少了平日里那一份冷硬。
“可是我最喜欢你了。”





评论(4)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