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澈

懒癌晚期 乙腐通吃注意避雷
一切爱与萌都属于他们
一切ooc都属于我

【蝙超】The Second Time


—失忆梗
—说好的第二粒


   “所以?”Lois撇了眼坐在自己对面的Clark,将桌面上的文件一一整理好后,才接过对方手中的咖啡,“你觉得自己失忆了。”

   现在已经是报社的午休时间了,工作间里的人三三两两结伴离开,Lois看了眼表,把没有做完的文件从一摞书中抽出来扔进了包里,起身准备离开。
   在她经过Clark的办公桌时,发现那个小镇男孩一只手撑着头,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桌上放着的表格也是一片空白,很显然他一上午一个字也没有落笔。

   这很不正常,至少现在世界和平,还有能让超人烦心的事吗?
   所以自己必须找他谈谈,Lois在午饭和朋友之间选择了后者。

   “我好像吻过一个人”Clark咬着吸管闷闷的出声,“可我记不清了。”
   不像烂俗的爱情故事里描写的那样,Clark记忆中的那个吻并没有柔软亲昵这类的感觉,反倒是强硬的,带有攻击性的一个吻,记忆里甚至还残存着接吻时嘴唇干涩的触感,紧张以及焦虑。
   可他确信自己没有交过这样一个女朋友,也似乎从未经历过这样一个吻,虽然强硬,但他内心又无比确信那是一个饱含爱意的吻,总不可能有人拿刀架在他脖子上索吻吧。
   Clark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

   “哪有连自己吻过的人都能忘的,而且我确信自己没有交过女朋友。”看着Lois怀疑的眼神,他有些不自在的解释着。
   “为什么不试着谈一场恋爱,我想你这样子还挺招女孩子喜欢的。”Lois安慰的拍拍他的肩给出了自己的建议,低下头将杯子里的最后一口咖啡喝完。


   Clark觉得自己一定是喝醉了,以至于他都记不起身旁的这个男人是如何将自己带回了家,等到他稍微回神的时候对方已经扒下了他的裤子。
   接着发生的事情几乎是顺理成章的,Clark有些神智不清的看着面前的男人褪去自己的上衣,肌肉线条流畅的腰部与自己紧紧贴合。
   “慢嗯…慢一点…”他紧紧咬住下唇,但那些呻吟还是不可抑制地从嘴里泄露出来,安静的房间里只能听见逐渐急促的呼吸声。
   突然有一瞬间,他很想吻面前这个男人,然后他就这么做了。对方配合的勾起他的脖子,手指他的插入发中。
    
   那是一个带着干涩触感的吻,带着紧张以及焦虑。

   “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先生?”Clark冰蓝色的眼眸里还夹杂着水汽,酒精的效果已经消散了大半,他小心翼翼地发问。
   “为什么要问这个。”
   “因为”Clark抬起头,尽量与他的视线保持齐平,“因为我吻过你了。”
   说完的下一秒他就后悔了,这听起来就像是个没长大的小姑娘。
   “你猜吧。”那人枕着头注视着他,眼神里带有几分笑意,“猜我的名字。”
   一阵令人尴尬的沉默。
   Clark低垂着眼眸皱了皱眉,对方显然是不想告诉他,第二天自己也会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离开这里,这只是一场酒后的性事,你情我愿,虽然他在农场长大,可并不代表他观念保守到了中世纪。

   真正让他在意的是那个吻,似曾相识。

   天将破绽,随着天幕撕开一道灰白,背后的阳光透过窗檐缓慢推进,金色潮水持续上涨,柔和的洒满了周身,在清晨将他身旁的人描绘出一个剪影。
   窗外又响起了风过枝叶的沙沙耳语,花朵绽放时懒洋洋的叹息。
   
   Clark看着刺眼的阳光微微眯起双眼,纤长的睫毛轻轻扑闪,鼻尖还能感受到那人呼吸声灼热的气息。
   
   “Bruce…”

   几乎是下意识的喊出了这个名字,他感觉到身旁的人动了动。
   “不好意思吵醒你了吗。”Clark带着歉意摸了摸鼻尖,“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他看着那双冰蓝色的眼睛,深邃而又明亮,连天边过分灿烈的朝霞都尽数遮去。
 
   这很不对劲。

   “我一定在哪里见过你。”也许不止是见过。
   “所以呢?”Bruce笑了笑,凑上去吻了吻男孩的眼睑。
   “我只是…”预料之中的,男孩的脸开始泛红,“我不知道…”
   对方的小动作已经足够说明他们曾经有过点什么,可现在他记不起来了,Clark有些遗憾的垂下眼眸。
   突然间他被对方扯进了怀里。

   “你现在想不起来也没关系。”Bruce捧住他的脸,额头贴着额头,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带着温热的气息拂过眼角。

“反正我们还有很多时间。”

——END——

被作业摧残的快没有写文力了

依旧傻白甜,还是有人喜欢就会继续写

或者有什么梗也可以留言





评论(8)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