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澈

懒癌晚期 乙腐通吃注意避雷
一切爱与萌都属于他们
一切ooc都属于我

【蝙超】歧路

—这是一个关于不再那么年轻的老爷,和那些没能来得及说出口的事。
—BVS向,有私设

——

  倏然间加快的心跳声随着贴着面颊流窜的风,浪潮般涌入他的耳道。

   “快点离开那里!”Bruce几乎对电话那头的人怒吼着。
   整个城市正在坍塌下陷,公路上的裂纹如同盘踞的树根在泥土中不断蔓延前行,钢筋混凝土的建筑顷刻间倒塌,碎屑四处飞溅,灰尘沙砾如同无数浮游生物般在空气中弥漫。
   那里被黑暗所笼罩。
   他踩着破碎的地面与人群逃亡的方向背道而驰,风贴着他的脸颊流窜而过,他甚至觉得它们在逃亡,惊慌失措。身边求救与哭喊声此起彼伏,他感觉无数扑簌而落的碎屑被气流裹挟着混入他的肺里。
   在那片废墟中甚至还看到了韦恩财团的标志,Bruce放缓自己的步伐朝着那里走过去,他试图调整自己过快的心跳,从四面八方袭来哭喊声让他的神经末梢发出阵阵刺痛。
   Bruce抬起头,标志性的红色披风占据了他的视线,在钢铁之躯面前,全副武装的军队与坚固的楼板就像一座沙堡般不堪一击。

  那是超人。

   灼眼的落日依旧掩盖不住超人在空中划破气流飞行的弧度,赤橙的余晖铺天盖地。Bruce放缓了呼吸,睁大双眼,想看清他在被什么追逐着。

——

   有什么东西被困住了,与他的灵魂一同。
   
   Bruce最后一次放下手中的重物,杠铃垂直砸向地面的声音划破安静的夜空,房间里没有开灯,黑暗将他压迫在密闭的空间里,他一只手撑在墙上低声喘息着,汗珠沿着精致的腰线流下。
   房间正中央的氪石发出微弱的光,神秘的摄人魂魄。
   将最后一点氪粉填装进子弹内,Bruce才伸手抹去额头的汗水,经过无数天的实验,他终于将氪石成功分解。
   他找到了打败超人的方法。

   巨型的蝙蝠标志撕开漆黑的天幕,雨淅淅沥沥的从天心降下,透过面罩打湿了他的眼角眉梢。
   深红色的披风在空中扬扬落落,在这个夜晚,超人如约而至。
   “Bruce,我们需要谈谈。”超人从高空落下,身下溅起混杂着泥土的雨水,脸上的焦急被夜色所掩盖。
   又开始了,比城市坍塌时更为急促的,Bruce感到心跳骤然间变得急促有力,胸膛像是被什么重物一下下猛烈撞击,甚至连身体里的其他器官也随之加速运转起来,他握紧枪支的手开始微微颤抖。
   没有用言语回应他,身旁的光束和子弹已经尽数对着那一点扫射过去,尽管那些东西在不到一分钟内就被炸毁,在弥漫的硝烟中,超人缓步向他走来。
   他们像真正的敌人那样搏斗,厮杀。
   虽然氪石让他占尽优势,此刻的神明像个普通人一样被他按倒在地上,但同样疼痛侵蚀着他的神经,脸上的面罩已经裂开了一半,血液透过衣料在他身体表面爬行。
   Bruce在将超人甩出去之前最后回头看了一眼被这场战斗捣毁的一塌糊涂的地方,眼底一片漆黑。


——

   Bruce曾经想象过无数个与超人搏斗的场面,也设计过无数个周密的计划打败超人,却没有料到有一天他们会并肩而战,用异端的鲜血书写对彼此的真诚。

   “Bruce,你还好吗?”回过神来发现超人正一脸担忧的望着自己,他蹙着眉头犹豫了一下,想了想又对Bruce说,“我听见你的心跳有些快。”
   Bruce摇了摇头,还没来得及回答,就看见超人从他身边飞了出去,以肉眼难以辨别的速度帮神奇女侠挡下一拳,而他也肯定超人刚刚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露出一个担忧的眼神。
   大都市的上方正上演着一场不属于人类的战争,带着末日降临前的景象,敌人是来自地狱的恶魔。
   “别担心,这里交给我们。”超人的热视线冲着体型庞大的目标扫射过去,他悬在半空中,风环绕在他身边滑翔,撩起他深红色的披风,冰蓝色的眼眸中的战火被点燃,从眼角到发梢都闪烁着不属于人类的光芒。
   那是神明的荣光,将权与力赋予他最虔诚的信徒。而此时此刻,神明被送到了Bruce的身边,他仿佛听到远处有战鼓被擂响,呼啸而过的风带着有节奏的撞击声破空而至,逐渐与他的心跳声重合。
   Bruce感觉他的心跳逐渐慢了下来,握枪的手不再颤抖,填装着氪粉的子弹精准而迅速地朝着目标射去,划破气流发出刺耳的声响。
   一切归于沉寂。

   如果可以的话,真希望这只是一场梦啊。

   Bruce慢慢闭上眼睛,不由自主地放缓了呼吸。
   他看见超人的胸口被利刃洞穿,而在最后一刻,超人也没有放手,只是怒号着将氪石往怪物的身体里刺去。
   从未有人想象过神明也会有陨落的一天。
   Bruce满脸苍白,他感觉有什么东西硬生生从他身体里被剥离,缠连着皮肉和折断的血骨。
   风声渐息,乌云笼罩着大都市的上空,林中惊起的飞鸟从眼前掠过,碎片般的阴影一闪即逝,它们盘旋着,哀鸣着,痛彻心扉。
   Lois从他手中接过超人,神明的身体被沾满鲜血的披风所包裹,象征希望的S型标志此刻变得残破不堪,Bruce伸出手最后一次抚上他的脸颊,拂过他的眼睑,让那双曾经饱含深情的眼睛缓缓闭上。
   
 ——

   
   阳光透过稀疏的枝叶在地上斑驳成影,空气中弥漫的灰尘如同无数漂浮着的浮游生物。
   Bruce走下车,脚下幽谧的小径沿大理石板一路铺开,泥土特有的气息混杂着淡淡花香,扑面而来的风带着雨后的凉意。
   走到最深处时,Bruce才停下了脚步,拢了拢黑色的大衣,弯下腰将手中的花束放在石碑前。
   他闭上眼睛又睁开,冰蓝瞳孔在转动间折射出光彩。

 “首先我要为我之前所做的事情道歉。”Bruce注视着那块墓碑上的名字,头微垂下来,眉眼没入阴影里,过了许久才缓缓开口,沙哑的声线带着说不出的平静,“也要收回之前对你的评价,其实你很勇敢。没能更早认识你,那是我的遗憾。”

  Bruce出席了超人的国葬,隆重而悲痛。他的名字乘着风传遍城市的每一处角落,Bruce听见人们在大街上歌颂着他的英雄事迹,他的人生,他的勇敢,他的战争,和他的爱情。
   那些东西如同一层薄纱蒙住了Bruce的眼睛,隔着那层薄纱看去,超人被彻底刻画成一个完美无缺的英雄,人们带着虔诚的信仰将他的标志高高挂起。而揭开那层薄纱,那个人仿佛还站在他的身边,第一次见面就急切的叫着他的名字。
   也许这些都从未改变过。

   “也恭喜你终于完成了你想做的事,是你拯救了大都市,拯救了这些人,他们都很爱你。”Bruce的声音停顿了一下,把头转开看向远处的天空,层次混杂的蓝色在他幽暗的瞳孔里缓缓流动,他将声音放的很轻,仿佛面前躺着的是一位熟睡中的友人,生怕说话的声音惊扰了对方。

   “我想我也一样。”

   微风迎面吹来,轻柔的拂过他的眉梢,唇角,扬起他的衣摆。身后的树木交杂生长,在斜阳的映衬下铺杂出硬朗的剪影,枝头满是枯黄的枫叶,风一吹便簌簌落下。
   夕阳赤红,Bruce俯下身,在落叶飘洒的林间,低头亲吻了那块冰冷的墓碑。

   “只可惜你永远也听不见了。”


It is all about the future.

It is all my legacy.
   


——END——

 

 


 

评论(7)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