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澈

懒癌晚期 乙腐通吃注意避雷
一切爱与萌都属于他们
一切ooc都属于我

【幽银】深渊.1

—私设一大堆


“神怀着爱意创世,世间一切与爱无关的事都是与神相悖。”



第二王爵幽冥有一面人尽皆知的死亡镜面,传闻中它不能照出两种人。一种是完全没有魂力的人,另外一种则是魂力高于持有者的人。
只有幽冥自己知道,其实还有第三种人。

“命中注定的人吗?那也真够可笑。”幽冥低垂着眼眸,修长的手指轻轻抚过镜子的边缘。在他来的路上躺满了各种高级魂兽的尸体,而同行的特蕾娅则是现在远处头也不抬的等着他处理战场。
幽冥向周围扫视了一圈,最后朝着特蕾娅的方向望去,“但我能肯定,这就是我命中注定的人吧。”轻轻嗤笑了自己两声。
已经是快要入冬的时节,枝头树叶枯黄,风一吹便簌簌落下,幽冥穿过铺满落叶的小径走到她身旁。
“怎么那么慢?”特蕾娅听到脚步声才抬起头来瞥了眼面前的人,理直气壮的朝他伸出手,“镜子借我用用。”
幽冥愣了片刻,还是乖乖听话召出了死亡镜面,“那边我已经处理完了,你要它干嘛?”
“补妆。”说完这两个字,特蕾娅低下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拿出眼线笔小心翼翼地沿着眼角勾勒起来。
幽冥愣了片刻,突然反应过来什么, 下意识的将眉头微微蹙起。
“你看得见自己?”
“你以为我魂力高过你了吗?”特蕾娅手腕一转,笔尖在眼角划过一条优雅的曲线,抬起头冲幽冥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怎么可能…”眼神中的探究愈发浓重,口吻中几乎带上了一丝逼问,幽冥快步走到镜子面前。
特蕾娅的影像分毫不差的被印在上面。

不是特蕾娅。
自己命定的那个人不是她,很奇怪,冥冥之中他又松了一口气。
不应该是她。

幽冥在内心嘲笑自己这种无聊的偏执,为什么要去相信一面镜子的预言,他不太清楚。
他只是有种感觉,自己一定会遇见那个人。


但他没想过会那么快。

那天他在殿上刚刚接完白银祭司的红讯,漫步走在望不见尽头的长廊上,低垂着眼眸以至于没有看见迎面走来的人。
银尘在他十米开外的地方停下了脚步,目光落在魂不守舍的幽冥身上,见他慢慢走近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幽冥。”银尘几乎不可见的皱了皱眉。
幽冥闻声抬起头,他看见阳光透过彩窗斜射在银尘身上,他瞳孔中里流转着金色的光,一头银色的长发仿佛夺去了月亮应有的光辉,幽冥那时相信神一定是因为太阳不够温柔而月光又过于冰凉,所以将这样的光彩带来世上。
“大天使?”幽冥第一次见到他没有用戏谑的语气调笑两句,那时候他只是眼神有些呆滞的盯着银尘看了好久,直到对方快要忍不住眼神中的怒气,语气冰冷的叫他回神。
“我是来找你的。”银尘说完沉默了片刻,又开口道,“来找你借那面镜子。”
幽冥看了看他,眼神有些放空,转而又对他笑了起来,“我亲爱的大天使,你该不会觉得从我这里借东西不需要任何报酬吧?”
“你需要什么。”银尘闻言也毫不拖泥带水的回问。
“你看起来很急,而我恰巧也没有什么需要的,那不如…”他故意拖长了语气,将视线移到窗外那片古老而广袤的森林中,惊起的群鸟飞过的阴影从他面颊上飞快掠过。

“吻我一下吧。”

意料之中的,银尘冰冷的视线投射到他身上,但在下一秒嘴唇上就覆上了一片温热,转瞬即逝。
空气中开始弥漫着醉人的香气,银尘别过脸不去看他,“我要的东西。”
指尖轻轻按上刚才被亲吻的地方。带着些许难以置信,但感觉好像还不错。他只能顺着这个玩笑般的交易,把镜子递到对方手里。
“这个镜子…”银尘带着疑问的口吻打断了幽冥。
“怎么了?”
“镜子挺大,就是照不出东西。”像是为了证实自己的话,银尘转身将镜子推到幽冥面前,“这要怎么用?”
镜子里只映出了幽冥的影像,而本该在他身旁的银尘的位置,却是一片空白。

———————
换个不开车的风格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
有人喜欢就继续写

评论(16)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