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澈

懒癌晚期 乙腐通吃注意避雷
一切爱与萌都属于他们
一切ooc都属于我

【幽银】深渊.3(完结)

    —为你,千千万万次。

    

    

    

    大量缺血让幽冥的脑袋变的昏昏沉沉,在他意识恍惚间听见有人凑近他的耳边轻声说着,“别死在这种地方了。”然后拉过他的手将他架在肩膀上,脚步一深一浅的向森林深处走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天就渐渐暗了下来,银尘一袭银色长袍曳地,衣料摩擦的声音如同风拂过柳叶。他现在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右手手腕传来的剧痛以及将近全部压在自己身上的幽冥的重量上他额头溢出一层密密的细汗。

    距离黄金湖泊越近,周围的魂兽就越发多起来,从被召唤出的那一刻起,雪刺就不停驱逐着那些想要靠近的魂兽,无比忠心的为它的主人护航。银尘屏住呼吸视线扫过周围,虽然此刻森林中一片漆黑,他仍然能够感觉得到有什么东西正在靠近他们,魂力波动强的可怕。

    弯下腰小心翼翼的将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的幽冥放下,让他靠坐在树边。

    

    “等我回来。”他的瞳仁在月光下隐隐反着光。

    

    说完银尘转过身冲着魂力波动的源头跑去,尾椎骨处爵印的金色纹路在几千把魂器释放出的那一刻顺着身体延至全身,犹如疯狂生长的野生藤蔓。狂奔的风在他的耳边带出鸣雷般的闷响,魂力激荡带起的气流环绕于身边滑翔,撩起他的长发,在银灰色的眼中点燃金色战火,从眼神到刀尖都闪耀着光芒。

    幽冥挣扎着转醒时看到的就是银尘与巨型魂兽相持不下的景象,刚想支撑着身体站起来,之前被压抑的疼痛就反扑上来,与大量的失血一起让他连呼吸都需要分出一部分意识去掌控。

    手指不自觉的紧紧攥着衣角,视线一刻也没有从那个人身上移开,银尘的长袍已经被血所浸染,血液透过衣料如同缓慢滴落的糖浆坠入泥土。

    四野暮合,越来越快的金属碰撞声让幽冥滞住了呼吸,他忽然觉得这场旅途一开始就应该被阻止,他宁愿在满身伤痕的被独自留在这片树林里。

    即使死去。

    

    在微弱的实力优势下,银尘喘息着落下最后一剑,庞大的魂兽尸体应声倒下。满身的伤痕让他不得不用沾满魂兽鲜血的长剑支撑着走向幽冥,而后靠在他身边坐下,一脸疲惫的低声喘息着,片刻之后问道。

    “要是我们走不到黄金湖泊怎么办?”

    

    我死而无憾。

    幽冥想了想,本想这样回答他,但他转头对上银尘,他大理石般的面容上有流水镌刻而出的五官,尽管脸上沾满了血渍,但是那双银色的眼睛却永远盛着月亮的光辉。最后幽冥只是抿了抿唇,轻轻扣住银尘的手。

    这是重若千金的一句话,不该在被他听见之前就葬进土里。

    

    出乎意料的,这一次银尘没有反抗,只是任由幽冥握着他的手,闭上眼睛感受着他的指尖轻轻擦过自己眼角的血迹。

    或许是上天眷顾,之后的一路上几乎没有遇到魂兽,当那片充斥着金色气流的湖泊出现在他眼前时,银尘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

    

    再转头却看到幽冥脱起了衣服,“你…你要干什么?”

    “下水啊,难道你以为?”幽冥嘴角勾起一抹邪笑,手里的动作却没有停下,丝质的高级魂术师长袍滑落在地上,幽冥赤裸着上身,胸口的伤口已经结痂,汗水顺着紧致的腰线流下,他看了看有些呆滞的银尘,语气带着些戏谑。

    “你要看着我脱完吗?”

    长时间紧绷的神经突起放松下来,却被幽冥有一句没一句的玩笑话给哽住不知道如何回答,只能故作凶狠的瞪了他一眼后转身朝着不远处的树走去。忽略了幽冥那句真的那句“真的不一起来吗?”的问话,银尘当作没听到一般,自顾自的靠着树干坐下。

    远处的天空已经有朦朦胧胧的光亮了,他将头微微仰起,享受着这片刻的放松,最终靠在树上呼吸均匀的睡着了。

    

    再次睁开眼时,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阳光透过细密的枝叶在地上斑驳成影,空气中漂浮着无数的浮游生物。

    银尘刚想起身才发现自己的头正靠在幽冥的肩上,身上盖着他的黑色长袍。下意识朝着那人看去,却猝不及防的对上了那双如同红宝石般澄澈的双眼,在目光相接的瞬间银尘就飞快的移开了视线。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银尘摸了摸鼻尖,语气里透出一丝尴尬。

    像是看透了他的心思,幽冥也不去戳破,伸手帮他理顺了睡觉时压乱的头发,“已经中午了,你可真能睡。”虽然这样说着语气里却带着淡淡笑意。

    幽冥想了想,又对他说“你的伤口我已经帮你处理过了。”

    闻言银尘掀开盖在身上的长袍,发现自己大大小小的伤口已经愈合了,就连衣服也恢复了原来一尘不染的模样。

    想到自己昨天夜里倒头就睡的样子,又麻烦幽冥照顾了自己一回。过了好久银尘才闷闷的开口道谢。

    

    “还有这个”幽冥从口袋里掏出几颗果实在银尘面前摊开,“黄金湖泊周围生长着不计其数的植物,其中有些受到了魂力的侵染,长出了这种果实,不仅对伤口恢复有好处,还可以快速恢复体力。”

    银尘用手指捻起一颗放在手心,甜枣大小的红色果实在阳光下看起来晶莹剔透,通透的纹路让人想起最上等的翡翠。

    见他盯着那颗果实一副看呆了的样子,幽冥微微俯身,嘴唇贴近银尘的耳畔,眼角到眉梢都噙着笑。

    “我忘了告诉你…”低沉的嗓音令每个字听上去都像是一个吻“这个果子其实特别的甜。”

    银尘下意识偏过头,眼神相交的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几乎就要溺毙在对方的淡浅色瞳孔里。

    

    没等人反应过来,幽冥就从他手上拿过那颗红色的果实放到嘴边张口咬了下去,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银尘沉默。

    微风拂过,将枝头的树叶吹的沙沙作响,引得林中的鸟儿震翅飞起。

    许久后,他用力抓过幽冥的衣襟拉近两人的距离,额头贴着额头,眼中带着湿漉漉的雾气。

    闭上眼,微微俯身。

    

    阳光洋溢的午后,万籁俱寂,金色的气流从湖面上蒸腾而起,风吹过时带起浅浅的涟漪。

    在他们身侧,时钟花缓缓绽放。

    

    “恩,甜的。”

    

    

    ——————

    

    

你们要的HE啦!快夸我快夸我!

想要评论想要评论!

    

虽然大概都知道但还是讲一下:

①“我死而无憾”:日本文学大家兼翻译家二叶亭四迷,在俄国小说《阿霞》中,对“我爱你”的翻译。

②时钟花:花语是“藏在身边的爱”

    

    

    这篇文到这里就完结了,其实当时只是想写个轻松向的小段子,没想到搞出了事情。感谢这个梗的提供者,以及结尾的情节是借鉴之前看过的一篇同人,记不清哪对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6)

热度(121)